恰宓西亚多简介Chanmyay Sayadaw

恰宓西亚多简介

Chanmyay _sayadaw

恰宓西亚多(Chanmyay Sayadaw )1928年7月24日出生在东敦枝(Taungdwingyi)彬马镇,他在九个孩子中排行第三,他的父亲乌票敏(U Phyu Min)和母亲兜恵仪(Daw Shwe Yee)拥有一个很成功的农场。

年幼的阿辛·迦那卡(Ashin Janaka)在父母的悉心照顾下度过了他无忧无虑的童年,他们很早就教他佛教基础知识。他的父亲因虔诚而闻名,在对待他的孩子与其他人时即不严厉也不放任,他母亲和蔼而善能照料身边的人。

他在彬马公立小学和托亚贝克曼(Tawya Beikman)寺接受早期教育之后,15岁授沙弥戒,他的导师,住持大长老(U Malavamsa)给他起名辛·迦那卡(Shin Janaka )。

由于他资质聪颖而且对佛法有浓厚的兴趣,虽为小小沙弥,即已全面通晓巴利三藏的各个方面尤其是增支部(Anguttara Nikaya)。他的理解是如此彻底,因此老师要他教别的学生。

1947年10月28日,辛·迦那卡(Shin Janaka)受更高的戒(upasampada)具足戒成为比丘, 法名为阿辛·迦那卡(Ashin Janaka)。他的导师是缅甸东敦枝的托亚贝克曼寺的受人尊敬的乌·巴杜玛(U Paduma)西亚多

教育概况

在他受戒之后,阿辛·迦那卡(Ashin Janaka)师从几个受人尊敬的禅师更是精进地继续研究更深的佛法。在短短几年之内,他通过了高级考试以及释迦狮子(Sakya-siha)测试(戒律、经文和论藏)。通过讲师资格考试之后,1952年中期他在摩诃维斯陀旺佛教大学担任讲师。

在这个时候,他被曼德勒圣典教益(Pariyatti Sasana Hita)协会授予阿毗旺萨(Abhivamsa),这个称谓非常稀少,获得这种荣誉必须在28岁前达到并展示对巴利文、三藏经典、义注及复注有博士一样的精通程度,他在27岁通过了这一考试。从那以后他被人们称为阿辛·迦那卡阿比旺萨(Ashin Janak abhivamsa)

遇到尊者马哈希西亚多

幸运之神再一次惠顾了他,在1953年,阿辛·迦那卡阿毗旺萨遇到尊者马哈希西亚多,在马哈希禅修中心由尊者本人直接指导下,密集地练习内观。他从早年开始一直接受以安般念修奢摩他(止)的训练。所以多少带有一点怀疑,他在马哈希禅修中心努力练习了4个月的毗婆舍那(内观insight)。以观腹部的起伏和脚步的行走为主要所缘,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同样重要的是正念观照身心内刹那刹那生灭的现象。

1954年, 阿辛·迦那卡阿毗旺萨被国家佛教组织(State Buddha Sasana Organization)邀请编辑佛经,以便用于在缅甸仰光附近的伽巴阿耶(Kaba Aye)举行的第六届佛教理事会上诵读。

1957年阿辛·迦那卡阿毗旺萨前往锡兰(斯里兰卡)做进一步的学习。从1957年到1963年他居住在科伦坡的大清净园(Mahavisuddharama)寺院。进修英文,梵文、印度文及锡兰文。且通过英国伦敦普通教育高级考试(G.C.E)的考试。1961年维陀答亚大学(Vidyodaya University)校长,一个新成立的佛教大学,聘用阿辛·迦那卡阿毗旺萨任佛教哲学讲师。但由于健康状况不佳,他无法接受。

在缅甸执行各种任务和出国留学(斯里兰卡)之后,阿辛·迦那卡阿毗旺萨最终成为最可敬的马哈希西亚多四大弟子之一。他协助西亚多准备了许多书籍的出版。

1967年, 在尊者马哈希西亚多指导下,他成为马哈希禅修中心的一名禅师。阿辛·迦那卡阿毗旺萨在经典学习、准备禅修书籍和禅修指导方面协助马哈希西亚多。

当时,“世界佛教”杂志上刊登了一篇文章声称“马哈希法”的实践是与圣典不符。这篇文质疑马哈希法作为真正的解脱之路的正确性和合法性。阿辛·迦那卡阿毗旺萨翻译反驳的文章对此进行了雄辩和决定性的反驳,在这个杂志上连续刊登了15个月,任何关于这个禅法的有效性的疑问都烟消云散。之后,这些文章被编译和制成一本书题为“念处毗婆舍那(Satipathana Vipassana)”。它由缅甸仰光塔坦那禅修中心(Thathana Yeiktha)佛教助益组织(Buddha Sasananuggaha Organization)出版。

后来尊者马哈希西亚的内观禅修的方法变得广为人知,国外也有很多人求法。每年都有很多亚洲和西方学生前往马哈希禅修中心接受直接的禅修指导和闭关。

在尊者马哈希西亚多去世前不久,他被邀请到欧洲和美国。在1979年和1980年之间在阿辛·迦那卡阿毗旺萨悉心地协助下,他在这些国家进行了弘法。这为后来他自己向世界弘法播下了种子。

恰宓禅修中心

(Chanmyay Yeiktha Meditation Center)

1977年2月,阿辛·迦那卡阿毗旺萨入住他的新中心——恰宓禅修中心。土地和建筑是由几位虔诚的学生和居士捐赠。作为中心的住持,他以恰宓西亚多而闻名。

一九八二年五月,恰宓西亚多在卡廉佑基督教会乌曼金唐会长的邀请下宣讲佛法。这次演讲前后三天,听众有六千人,大部分是基督徒佛教徒。不久乌曼金唐在禅师的指导下,短期出家并进行密集的禅修。

与此同时,莫比和仰光的信徒热情地安排了一个18英亩土地的捐赠。这成为禅师莫比森林闭关中心。这地方即凉爽又安静,还有许多的果树。对于短期和长期的密集禅修这是理想与平静的地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缅甸和国际上都建立了许多恰密中心。现在恰宓西亚多的禅修中心遍布整个缅甸。 除了仰光和莫比,在眉谬(Maymyo),雷威(Lei Way), 牟空(Moe Kaung), 兴实达(HinThada) 和东枝( Taung Gyi)都有恰宓中心。

在国际上,加拿大温哥华和卡尔加里(Calgary)、南非、泰国、美国和新加坡也都有恰宓中心 。

在本国和海外弘法

作为恰宓禅修中心和莫比禅修中心的住持,禅师每年要辅导有200多个外国的和2000多个缅甸的学生,在他的两个中心,他还要关照约30个缅甸僧人和20个外国僧人。同时在仰光和莫比还有3 – 5个沙弥需要定期辅导。

作为住持,除了他的管理职责,恰宓西亚多还要在仰光和整个缅甸用英语和缅甸语作无数的佛法开示和演讲。他在两个中心还为外国人和当地禅修者担任全程小参以及问答。

他是一个在毗钵舍那(内观)和慈心(爱心)实践都非常精通的禅师。目前他在他的闭关中心和禅修中心教导一种将慈心禅和内观结合的修法。

他还是缅甸仰光上座部佛教传播大学名誉教授。

日程表最后,还有西亚多全年主持大量短期和长期出家。

除了早期与尊者马哈希一起的弘法旅行外,恰宓西亚多自己做了大量的弘法旅行。从1979年到现在,禅师前往了亚洲、非洲、澳大利亚、欧洲和北美28个国家。近年多次来中国弘法。在这些旅行期间,他进行禅修、弘法,并将佛法的善意传播到世界各地。

 

恰宓大长老在北京

恰宓大长老在缅甸住中国大使馆开示和应供

其他荣誉

恰宓西亚多不凡的生涯中有几个闪亮的地方特别值得一提。

从1978年到1980年禅师广播了题为“通过正见获得永恒的平静”的电台系列。这个系列有广泛的听众,并随后出版。

尽管他作为住持、导师和说法者日程很紧,西亚多还是设法用英文和缅文编写和发布一些文章和书籍(见传记)。这套作品,其中包括一些翻译,极大地帮助了学生对佛法的理解。

在1981年和1982年夏天,禅师在英国牛津大学演讲了毗婆舍那禅修。

在1982年的春天,禅师在西伊利诺伊大学演讲毗婆舍那禅修。

1983年1月他去了夏威夷,在夏威夷大学他演讲了应用八正道在毗婆舍禅修实修。

1982年5月,禅师在卡廉佑基督教会的邀请下,以「和平与幸福」为题,作了一次历史性的演讲。这次演讲前后3天,听众有6000人,大部分是基督徒。后来也结集成书,总共印了54000本。

1982年他在伦敦佛教寺院讲了“大木头比喻经”,被广为接受。后来出版发行,随后制作了盒式磁带。

禅师终其一生被授予许多光荣称号,最值得注意的是:

1993年 大禅师(Mahā-kammaṭṭhānācariya)

1995年 首座大禅师(Agga-Mahā-Kammaṭṭhānācariya)

1999年 首座大法王 (Agga-Mahā-SaddhammajJotikadhaja)

2009年 最高庄严胜光大法师(Abhidhaja-Aggamahā-Saddhammajjotika)

基于禅师广泛而不知疲倦的传播佛法,这些称号名至实归。

 

(by Ashin Vamsarakkhita,英译中:认识2006贤友,校对补充 metta贤友,感谢善戒尊者纠正一些错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