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次第经文两篇

 

增支部11集2经/应该意图经(庄春江译)

「比丘们!持戒者戒具足时不应该意图:『令我的不后悔生起。』比丘们!持戒者戒具足时生起不后悔,这是法性。

比丘们!不后悔者不应该意图:『令我的欣悦生起。』比丘们!不后悔者生起欣悦,这是法性。

比丘们!欣悦者不应该意图:『令我的喜生起。』比丘们!欣悦者生起喜,这是法性。

比丘们!喜者不应该意图:『令我的身变得宁静。』比丘们!喜者的身变得宁静,这是法性。

比丘们!身宁静者不应该意图:『令我感受乐。』比丘们!身宁静者感受乐,这是法性。

比丘们!有乐者不应该意图:『令我的心入定。』比丘们!有乐者入定,这是法性。

比丘们!得定者不应该意图:『令我如实知见。』比丘们!得定者如实知见,这是法性。

比丘们!如实知见者不应该意图:『令我厌。』比丘们!如实知见者厌,这是法性。

比丘们!厌者不应该意图:『令我离染。』比丘们!厌者离染,这是法性。

比丘们!离染者不应该意图:『令我作证解脱智见。』比丘们!离染者作证解脱智见,这是法性。

比丘们!像这样,离贪是为了解脱智见,解脱智见为其效益;厌是为了离贪,离贪为其效益;如实智见是为了厌与离染,厌与离染为其效益;定是为了如实智见,如实智见为其效益;乐是为了定,定为其效益;宁静是为了乐,乐为其效益;喜是为了宁静,宁静为其效益;欣悦是为了喜,喜为其效益;不后悔是为了欣悦,欣悦为其效益;善戒是为了不后悔,不后悔为其效益。比丘们!像这样,为了从此岸走向彼岸而法使法润泽;法使法完成。」

 

相应部12相应23经/近因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起源于舍卫城。

「比丘们!我说诸烦恼的灭尽是属于知者、见者的,非不知者、不见者。比丘们!知、见什么者有诸烦恼的灭尽呢?『这样是色,这样是色的集,这样是色的灭没;这样是受……(中略)这样是想……这样是行……这样是识,这样是识的集,这样是识的灭没。』比丘们!这么知、这么见者有诸烦恼的灭尽。

比丘们!我说关于灭尽的灭尽智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灭尽智的近因呢?应该回答:『解脱』。

比丘们!我说关于解脱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解脱的近因呢?应该回答:『离染』。

比丘们!我说关于离染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离染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厌』。

比丘们!我说关于厌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厌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如实智见』。

比丘们!我说关于如实智见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如实智见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定』。

比丘们!我说关于定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定的近因呢?应该回答:『乐』。

比丘们!我说关于乐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乐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宁静』。

比丘们!我说关于宁静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宁静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喜』。

比丘们!我说关于喜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喜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喜悦』。

比丘们!我说关于喜悦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喜悦的近因呢?应该回答:『信』。

比丘们!我说关于信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信的近因呢?应该回答:『苦』。

比丘们!我说关于苦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苦的近因呢?应该回答:『生』。

比丘们!我说关于生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生的近因呢?应该回答:『有』。

比丘们!我说关于有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有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取』。

比丘们!我说关于取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取的近因呢?应该回答:『渴爱』。

比丘们!我说关于渴爱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渴爱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受』。

……(中略)应该回答:『触』。……应该回答:『六处』。……应该回答:『名色』。……应该回答:『识』。……应该回答:『行』。

比丘们!我说关于行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行的近因呢?应该回答:『无明』。

比丘们!像这样,以无明为近因而有行;以行为近因而有识;以识为近因而有名色;以名色为近因而有六处;以六处为近因而有触;以触为近因而有受;以受为近因而有渴爱;以渴爱为近因而有取;以取为近因而有有;以有为近因而有生;以生为近因而有苦;以苦为近因而有信;以信为近因而有喜悦;以喜悦为近因而有喜;以喜为近因而有宁静;以宁静为近因而有乐;以乐为近因而有定;以定为近因而有如实智见;以如实智见为近因而有厌;以厌为近因而有离染;以离染为近因而有解脱;以解脱为近因而有灭尽智。

比丘们!犹如当天下雨时,大雨下在山上,向下流的雨水使山洞、裂缝、溪流充满;山洞、裂缝、溪流遍满者使小水池充满;小水池遍满者使大水池充满;大水池遍满者使小河充满;小河遍满者使大河充满;大河遍满者使大海洋充满。同样的,比丘们!以无明为近因而有行;以行为近因而有识;以识为近因而有名色;以名色为近因而有六处;以六处为近因而有触;以触为近因而有受;以受为近因而有渴爱;以渴爱为近因而有取;以取为近因而有有;以有为近因而有生;以生为近因而有苦;以苦为近因而有信;以信为近因而有喜悦;以喜悦为近因而有喜;以喜为近因而有宁静;以宁静为近因而有乐;以乐为近因而有定;以定为近因而有如实智见;以如实智见为近因而有厌;以厌为近因而有离贪;以离贪为近因而有解脱;以解脱为近因而有灭尽智。」